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肛花盛开][中根雪绘的肛交经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肛花盛开][中根雪绘的肛交经验]
  当高级推销化妆员的中根雪绘有了肛交的经验在一家叫立花屋的宾馆浴室,男人以暴力把肥皂涂在肛门上强奸。雪绘双手抓住浴缸边缘,为异常的痛苦呻吟。  「你的屁股还是第一次吗?痛得很厉害吗?」男人一面抽插,一面问。  雪绘没有回答,只是发出哼声,咬紧牙关,身体微微颤抖。  男人的抽插开始猛烈。然后突然静止不动。不到二、三分钟便结束,但雪绘觉得至少有五分钟以上。  男人说拿去用吧,这样拿钱给雪绘是在河边的咖啡店里。  坐在靠窗的位置。在污浊的水面上看到云影。  雪绘把男人拿出的五万圆收在皮包里,然后又望向窗外。  男人在雪绘的屁股上摸一下后向外走去。留下没有喝完的咖啡,也没有说一声再见。  两天后的星期日,雪绘睡了一个懒觉后,在儿子的房里和儿子一起听舒曼的交响乐,许久没有这样陶醉在音乐里了。  「妈妈,赞助一点吧。」。大一的儿子从雪绘的手里拿到零用钱后,打电话给朋友,随即骑车出去四点钟左右,雪绘买东西回来时,听到电话的铃声。电话是有人向她购买化妆品。这位主妇说明天也可以,但因为住在附近,雪绘兴奋的告诉她立刻送过去。送去时,这位家庭主妇送给她水仙花雪绘回家后,把水仙插在花瓶里,天黑了,儿子精一郎还没有回来正在发呆时,男人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到了立花屋,还用命令的口吻说,马上来,不可以让他等,否则要来雪绘的家,明知是恐吓,但雪绘还是不得不答应我立刻去男人在宾馆的二楼房间里,一面喝啤酒,一面看电视,看到雪绘进来,关掉电视,站起来从背后抱住雪绘,一手摸乳房,一手抓屁股。  你的屁股真棒雪绘扭转头,露出羞耻和愤怒的眼神瞪视男人。这样的眼神很妖美,反而更激发男人的欲望,而更激发男人的欲望。男人把已勃起的东西顶在雪绘的屁股上。  「快脱光。」  雪绘在明亮的灯光下脱下衣服,男人在雪白丰满的屁股拍打然后把她带入浴室。  云绘背对他蹲下。此时,雪白屁股的曲线更显着。男人用肥皂涂抹肛门。  雪绘的身体颤抖,因为产生强烈厌恶感。  男人的手指在肛门里插入到根部。  雪绘发出哼声,身体又颤抖。后背起鸡皮疙瘩。  男人好像迫不及待的,省略了前戏就开始插入。  肉被割破般的痛苦,使雪绘呻吟,双手紧紧抓住浴缸边缘。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一栋大厦里的公司,向许多女职员们推销化妆品成功。中根雪绘抬头挺胸的走在大街上。推销是很辛苦的工作,但也会有这样好的日子。雪绘和男人有约会,时间还没到,雪绘尽量的慢走约会的地点是靠近立花屋旁的一家咖啡屋男人已先到,正在喝咖啡,雪绘默默的坐在椅子上,看窗外的河上,有一条船逐渐向下由驶去雪绘有没有钱,上次你给我的钱,还没有用,你拿回去吧「不是那种小钱。我想要,一百万或二百万最近手头很紧,做什幺都不对劲,黑川义仙有走投无路的感觉这个男人的工作是高利贷。专门周转支票,和黑社会勾结,在法律边缘游走,而且有前科。肛交就是在牢房里学来的。鸡奸的经验转变到女人的身上你为一二百万苦恼,真令人意外,是真的有困难吗?  当然是开玩笑,别看我这样,随时能调动一二亿的钱,绘并不相信,但还是点头。  「你太太怎幺样了呢?」雪绘改变话题,仍旧是老样子。我请了两个佣人伺候她。可是癌细胞转移的话;不知移转了没有黑川拿起烟点燃。雪绘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河。服务生送来咖啡。雪绘开始谈工作的事。说有一个老资格的推销员抢走了她开发的事。  「真是气死我了。」  「你快喝吧。」  黑川催促雪绘走出咖啡店,立刻走出立花屋。进入房间后,黑川立刻剥光雪绘的衣服。一面拍打屁股,一面带进浴室。「我会乖乖的把屁股送给你,所以不要打了。」  雪绘蹲下去,手抓住浴缸边缘。黑川在她的肛门上涂抹肥皂。雪绘的身体颤抖发出低沉的啜泣声虽然任由男人玩弄雪白的丰满屁股,可是她感到厌恶,黑川的手指插入肛门时,雪绘的全身冒出鸡皮疙瘩,黑川说,你是不是有冷感症差不多该习惯肛门性交了,然后更用力玩弄肛门。开始陶醉在肛门勒紧的感受中发出微妙的呻吟声,同时雪绘也发出呻吟声,黑川一面抽插一面觉得这个女人已经习惯了。虽然发出痛苦的哼声,但抽插的动作比以前更顺畅了,甚至于肛门里还有蠕动和吸引的感觉。  夜里,黑川义仙来到雪绘的家。  雪绘把儿子介绍给黑川认识时,说爸爸过世没有收入,为房子的分期付款发生困难时,他借钱给我们。  「事实上是黑川强迫要来雪绘的家,雪绘不得不这样介绍。见面时黑川还搂抱雪绘的腰,使得雪绘满脸通红。  「妈妈,这是怎幺一回事!」  精一郎说完就冲上楼去。  「大概看到我搂你的腰,他不满意了。还是美丽的妈妈有了男人,心生嫉妒吧。你的儿子很英俊,但个性似乎很强。」黑川义仙露出浅笑,推倒雪绘,让她俯卧在沙发上。  「隐瞒也没有用,早晚会知道的。」  黑川从雪绘的身上拉下裙子,脱去三角裤时,露出水蜜桃般的美丽屁股。  「不论何时看到,你的屁股都很美。」一面说,一面拍打屁股。  「不要打了。」雪绘脸色通红的双手放在屁股上,拒绝挨打。  「你这样突然来,害得我不知所措。如果事先打电话,我就不必这样慌张了「雪绘」你不想让我看到你的屁眼吗?把手拿开不要打了?打屁股让我觉得很残忍看到这幺美的屁股忍不住想打?  房里响起打屁股的声音,雪白的屁股出现红色的手印雪绘你说请玩我的屁股「说呀!」  「请玩我的屁股吧」雪绘对自己说的话感到吃惊。  「很好,脱光衣服去浴室吧。」在浴室里雪绘做出狗趴姿势。这一次不准她用手扶住浴缸边缘。  「屁股还要抬高!」  「是……」雪白的屁股抬高时,出现了浅褐色的肛门。涂上肥皂泡沫时,立刻反应开始收缩蠕动。  黑川很快的脱光衣服。拿肉棒当皮鞭在肛门上拍打,然后插进去。  「痛!」雪绘叫一声,皱起眉头。  「你变态。」  「你把儿子叫来。」  「不,千万不可以。」  「嘿嘿。」黑川一面抽插,一面摇动。  雪绘扭动屁股,同时啜泣。花蕊发出雌性芳香,忍不住要扭动屁股「很好,你终于知道这个味道了。」  让儿子知道话,我会羞死很好,还要用力扭屁股啊……啊很好,就这样用力的扭屁股黑川在扭动的屁股拍打,就像在骑马一样,让雪绘这匹马快跑,他自己也向性高潮奔驰。  「啊……你害得我学会了这种事……」尝到美妙滋味,达到高潮的雪绘,露出害羞表情,放低屁股黑川也懒洋洋的离开雪绘的屁股。射精后有愉快的余韵。  「有酒吗?」雪绘用热水冲洗屁股,同时点头。  「我的屁股不知道被你玩弄多少次了。」  「你本来是讨厌的。现在知道这个味道很美妙了吧。」  「我感到很难为情。」  「嘿嘿嘿。」  备好酒菜,也把酒烫过,准备招待黑川时,有人来接电铃。精一郎去开门后,带到二楼的房间。  「我儿子的朋友很多,都是男的。人长得还不错,但好像不受女生的欢迎。」  「你真年轻,不像有个大学生的儿子。」  「你真会说话。」  「说实话,你到我那里借钱时,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把身上只穿一件家常和服的雪绘拉过来,露出乳房后吸吮。麻痹了::。  雪绘做出那样的表情闭上眼睛。  「喜欢吗?」黑川问?  不要抛弃我雪绘的眼睛湿润,把红唇送上去时,黑川贪婪的热吻,黑川咬雪绘的嘴唇,在痛楚中多少感到被虐待的快感当我说可以借钱给你,但要一起睡觉时,你想了一阵后点头,还露出悲哀的笑容,那样的表情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不久黑川把雪绘带上二楼,进入精一郎的房间「喝一杯吧,小弟。」黑川把酒杯交给精一郎后,倒酒。也给同座的朋友倒酒。  黑川开玩笑的说,你专攻哪一科「如果是社会教育的话,我倒可以指导你。」  我学物理精一郎的朋友一本正经的回答他的名字叫田中伊三,是米店的儿子,和精一郎是高中大学的同学,家中也住在附近,常常来玩。  田中不断的看着只穿一件和服的雪绘的美艳姿态。黑川已经看出了她的眼神「黑川先生,有什幺事吗?」精一郎正经八百的问。  「我想四个人一起打麻将。玩一个小时怎幺样?」黑川说过后,精一郎立刻拒绝。  「我们在做功课。」  「哦,打扰你们了。」黑川笑着站了起来,你们要看好看的东西吗?  精一郎拒绝,田中露出疑惑的表情跟着黑川走了出去。  大约三十分钟后,田中回到精一郎的房间,说:「我看到非常可怕的事。你妈妈在浴室运用狗趴姿势肛交。那个男人还说这是给你们年轻男人的社会教育。」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一月过去,进入二月后不久,黑川的太太死了黑川在电话里告诉雪绘,据说是在黄昏时,厌下最后一口气,雪绘也感到莫名其妙的悲伤「还要举行葬里,真够麻烦的。」黑川在电话里发出笑声,但显的空洞而不自然「等事情办完后,我会去你家。」黑川说完后,挂断电话。  「那个人的太太死了。」  雪绘对儿子说。精一郎露出反抗的表情看一下雪绘后,默默的走上二楼。三天后,雪绘去黑川的家。黑川抱一只白猫,出现在玄关。面无表情的摆一下头示意雪绘进去。  有漂亮的女孩在客厅观看电视。雪绘心中产生一股妒火。  家里毫无办丧事的气氛。雪绘敏锐的感觉到有华丽妖治的气息,雪绘产生敏锐的反应。妒火表示她的败北。那个女人很漂亮,而且年轻心里产生了不如她的感觉那位美少女很有礼貌的面带笑容,令人优雅而和蔼的印象。  雪绘看着黑川,说:「她真的很美。」  在黑川的眼里出现笑容。  美少女说:「我也要化妆品。」  「我的情形你都知道了?」美少女没有回答雪绘的话,直接的说:「你有最新的化妆品吧!」雪绘打开推销用皮包,拿出化妆品,同时做说明,这样觉得心情平静多了黑川突然吻雪绘的脖子,雪绘感到性感的电流从身上掠过,请疼爱我,雪绘露出挑战的眼光说,好像推销的事情已抛在脑后,当雪绘脱光衣服,由黑川打着屁股进入浴室时,美少女先跑到浴室拉开玻璃门。此时,美少女的眼睛在雪绘丰满的乳房和下腹部游移,两个人的视线相遇。雪绘的脸孔红润起来。浴室很宽大,有西式马桶和很大的镜子,能照出赤裸的全身。看到镜中看到镜中的裸体,雪绘好像恢复信心。雪绘双手扶镜,挺出屁股时,立刻被涂上凉凉的东西。那是乳液。立刻有手指在肛门上爱抚,是美少女在黑川的指示下这样做的。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雪绘问美少女。  「我叫优子。」  「优子,你喜欢肛交吗?」  「不……」  当肛门上的手指离开时。  黑川的手掌立刻打在雪绘的屁股上,发出轻脆的声音。  「啊……:」  这样喊叫能增加被虐待欲的快感,所以雪绘不停的叫喊。屁股红肿发热时,雪绘转动屁股,要求插进来。但黑川把雪绘置于一旁脱去优子的衣服,让她采取狗趴姿势就开始肛交。美少女发出哼声,露出羞涩表情的样子,令人同情雪绘当初也是这样。雪绘对她产生同情心,同时也产生强烈的嫉妒,啊不要这样雪绘同样做出狗趴的姿势,我的屁股在等你啊!  黑川移转过来从雪绘的嘴里发出惨叫的欢愉生,开始疯狂般的扭曲屁股。  此时,优子站起来,靠在镜子上,凝视成熟美的痴狂样子。  雪绘的雪白肉体躺在床上,从优子手里接过咖啡杯优子也赤裸的坐在床边喝咖啡,因为双腿没夹紧,能看到大腿根的里面,在黑色草丛包围中露出浅红色花瓣。  雪绘分开大腿,展露出浓密的草丛和成熟的花瓣。  太太。  优子的大眼睛冒出光泽。  什幺?  你很淫乱。  雪绘觉得这个少女的眼睛特别美。  你轻视这样淫乱的女人吗?  优子摇摇头说:我很羡慕。  那是什幺意思?  黑川问。他正在喝威士忌。  我羡慕她优子回答。  黑川听了之后,笑着拍打美少女的屁股你做出狗趴的姿势是优子答应后对着黑川做出狗趴的姿势,暴露出肛门雪绘爬起来看见优子的样子,发出笑声黑川用手指挖肛门塞入鸡蛋,优子发出哼声雪绘不忍似的转开视线塞入第三颗鸡蛋时,,优子痛苦得哭泣。  黑川的性器转向雪绘,从他的眼神就看得出来。雪绘做出狗趴姿势屁股高高抬起。  黑川把雪绘的屁股打到发红后,塞入鸡蛋。  不要抛他弃我……  塞入第二个鸡蛋时,雪绘的声音因兴奋而沙哑。  你是前辈,应该能进去五个吧。  残忍的拿雪绘的肛门做玩具。出血了也不顾一切的塞进五个鸡蛋。  我不行了……  雪绘的肛门流出鲜血,身体乏力的扑倒。后背冒汗,脸色苍白。雪绘就那样趴在床上看黑川玩弄优子的年轻屁股。黑川射精后,露出懒洋洋的表情对雪绘说:你可以回去了。  优子站起来,走出房间。她是去浴室洗身体。  没有你的事了,走吧。  黑川的话如刀刃般刺在雪绘的心坎里。  嫌我碍事了吗?我会回去,但必须告诉我,那女孩是谁?雪绘含泪问。  黑川只说为钱出卖肉体的大学生。在黄昏时刻,雪绘在街上遇见黑川,黑川是从一栋大厦走出来,三十五岁的男人,看起来像老头一样,雪绘以为认错人了。  雪绘向他打招呼时,黑川停下脚步痴呆的笑着,你生病了吗?  黑川表示最近工作不顺,还和黑社会的帮派为钱起纠纷,又恐吓他说,要他的命,胡子也没刮,鱼尾纹特别显着,雪绘道歉说,还没有还他钱。黑川说不要放在心上,无意要她还钱。和你真是有一段奇妙的缘份。  黑川的口吻消沉。不要这样,拿出精神吧。我还要为钱的事去见一个人。  你的车呢?卖掉了。  困难到那种程度吗?  黑川没有回答,挥挥手就走了。雪绘朝反方向走去。街上的霓红灯闪烁,许多吧娘从大街走进巷子里,有得身材姣美,有的像啤酒桶在走路。突然有人抓住雪绘的手臂。  啊:……吓我一跳。  晚安。  这个人是田中伊三,今天穿上西装。  我们去喝一杯好吗?  是喝茶吗?  雪绘觉得自己的手臂快要断裂,可见田中是多幺用力。我在玩柏青哥。看到你从外面经过就跑过来了。  好吧,我陪你去喝茶。看板上写着:二小时二千圆。附赠咖啡或红茶。完全隐密。田中伊三抓住雪绘的手腕,从看板下的楼梯走下去在一坪大的空间里,有沙发,茶几电视服务生很块的送来咖啡,然后关好门离去你这是做什幺?  雪绘反抗,但嘴唇立刻被吻,乳房受到揉搓我爱上妈妈了田中的眼里冒出情火,使雪绘恐惧上一次在你家的浴室看到那一幕,真教我受不了。  不要提那件事了。  雪绘的脸红了,拿起咖啡喝着那个男人真不得了,可是你屁股挨打,还会更热情的样子,也是不得了,真想不到如贵夫人一样精一郎的母亲,会主动扭起屁股要求男人的鸡巴,我欠那个人的人情,所以只好听从他的话。  这个藉口不错。  不是藉口,是真的。  雪绘突然埃了一巴掌。田中的嘴又压在她的嘴上。  不要这样粗暴。你太凶了吧。  让我舔乳房吧。你若不肯,我就能继续打。  雪绘脱去上衣,拉开衬衫的胸口,露出雪白的乳房。  田中抓紧乳房时,雪绘仰起头发出哼声。用牙齿轻咬乳头时,雪绘抱紧田中的头。  不要乱来。  田中用力咬乳头,使得雪绘几乎以为要咬断了。  唔……  我们来玩虐待游戏吧。我会好好的打你的屁股。  乳房受到虐待,雪绘不得不把围巾取下来塞入嘴里,咬紧。  双乳出现许多红色的齿痕,雪绘只好以湿毛巾做冷敷你是虐待狂一般的行为不能满足我,我有这性格别人都不知道吗?  我想是的脱光衣服吧。  不,在这种地方……  饶了我!去宾馆吧!  我和你幽会,但只有这一次。  看看吧!  在去宾馆之前,先去情趣商店,田中买了洗肠器和皮鞭。  田中也把雪绘带进那个有淫猥感的店里,选购东西时也要雪绘看,进入宾馆的房间时,露出赤裸身体的雪绘,站在灯光下的镜壁前,出现匀称的美丽胴体。  你看吧。看同学妈妈的裸体吧。  雪绘的双手放在头部,露出腋毛,分开双腿。  田中猛兽般的围绕雪绘的裸体打转。用野兽般的眼睛看成熟女人的面前,然后又转到后面看。  你没有女朋友吗?  我的女朋友是中根精一郎的母亲雪绘。  你会做出惊人之举,也会说出惊人的话。田中在雪绘的前面抚摸茂密的阴毛,揉搓阴核。  这件事不可以告诉精一。雪绘的呼吸便急促。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雪绘的花办绽放,溢出蜜汁,不由得扭动屁股。  我要你变成我的女人这时候雪绘好像达到轻度的性高潮,田中不断猛打雪绘的屁股,雪绘站不稳,只好趴在桌子上,皮鞭不停的抽打,丰满的屁股上出现了很多红肿的鞭痕。田中从冰箱拿来啤酒,用五十CC的浣肠液吸满啤酒,把屁股抬高雪绘抬起红肿的屁股……  浣肠器的嘴插入后,田中慢慢注射溶液。  啊……不要这样啦……  雪绘皱起眉头,发出哼声,啤酒倒灌,直入直肠里,使得肚子有膨账感。直肠吸收酒精成份,雪绘产生醉意,呼吸急促。  啊……  就这样,田中把肉棒插入雪绘的花蕊里,然后缓慢的,但有节奏奏的抽,虽然很兴奋,但还是尽量克制自己要慢慢的享受。在雪绘扭曲的屁股上抚摸或拍打,田中也露出陶醉的表情。  啊……我快疯了,去世的丈夫和一切都快要忘记了雪绘叫着,扭动屁股。此一动作对田中形成强烈的刺激。雪绘的性感更加强烈,田中的堤防崩溃。同时,云绘发出哭叫声,猛烈扭动屁股。雪绘洗完身体,泡在浴缸里时,田中突然用力抓紧乳房,同时亲吻。  你是怎幺一回事?刚才不是弄完了吗?充分的玩了同学妈妈的屁股,已经够了吧。  雪绘用拳头敲打把乳头含在嘴里的年轻人的头。  唔……  雪绘仰起头,发出哼声,觉得乳头几乎要被咬断了田中抬起头来,神气活现的说,我和你的那个男人不同,我很年轻,连续干几次都可以不错,你很年轻雪绘说着,突然流下眼泪你为什幺哭?  田中的眼睛露出野兽般的光泽,表现出虐待狂的强烈欲望啊……,。怎幺会变成这样……我真笨。  再来一次甜美的肛交吧。  田中要雪绘抬高屁股。雪绘认命似的挺出屁股。  你的屁股真性感。  快一点弄完吧。  两个人就在浴缸的水里结合。  田中拼命的抽插,但雪绘没有激情,只是义务性的扭动屁股。惊人的是田中回到房里吸一支烟的工夫,阴茎再度勃起。田中躺在床上仰卧,要求雪绘用手揉搓。  真厉害。  雪绘感叹的说。虽然疲倦但精神抗奋,引发欲火。  雪绘发作式的突然把肉棒含在嘴里,这是过去不曾做过的事觉得自己真的堕落了。  还要继续弄。  雪绘背对男人的脸骑到身上,继续进行口交。田中也抱住雪绘的屁股,开始玩弄肛门。雪绘一面囗交,一面扭动屁股。不久雪绘到厕所吐出有腥味的东西,然后漱口雪绘没有上班,和田中一起到伊豆的温泉旅行。在六十多家旅馆中,选中最高级的西式房间田中一步也不离开房间,只顾玩弄雪绘成熟的肉体,用皮鞭抽打屁股,浣肠,用香蕉或鸡蛋玩弄肛门,还有口交等,好像永远不会疲倦的样子,在残忍的前戏之后,一定会和雪绘肛交,此时雪绘发出淫荡的哼声,觉得全身如火般灼热,在温泉过着三天两夜的性生活后,两个人的关系更形亲密,雪绘旅行回来后,又向公司预支薪水,晚上又和田中约会,一起用餐后进入宾馆你也真是好色的女人。  让雪绘赤祼的坐在沙发上,田中面玩弄乳头,一面笑。  你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雪绘红着脸拍打自己的屁股。  看吧!  雪绘抬起屁股,露出肛门。  你也喜欢这个洞吧!这是个有魔力的洞你的那个男人呢?  那个人的事情我已经忘了快用皮鞭打我的无耻的屁股吧你打我的屁股我就会哭,我用很好听的声音哭,你就残忍的打吧。  要到你的家里打屁股……  要在精一郎的面前打你的屁股。  好吧。就到我的家打屁股吧。什幺事我都顾不得了。  插入洗肠器,注入啤酒时,雪绘又说同样的话。  什幺事我都顾不得了。  田中做了五次浣肠。雪绘达到高潮,全身疲倦。  快来弄吧。  肛交使雪绘的身体又出现欲火,发出淫浪的声音,不顾一切的扭动屁股,雪绘洗完澡后整理头发,用化妆品掩饰荒淫的阴影,这样好吗?  很漂亮!  走出房间时,雪绘突然想起黑川,因为走廊的构造和灯光都像极了黑川常去的立花屋,计程车到家,雪绘付车钱的同时,偷看年轻司机一眼,雪绘发觉自己,对年轻的男人特此有兴趣。  进入自己的卧房,雪绘说:我会脱光衣服等的。你去把精一郎带来吧。他好像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所以什幺都不必说。  田中和精一郎进入房里。  房里的灯光昏暗,雪绘把脸靠在羽毛枕上,抬高屁股。  还要大胆的露出屁股,这样的灯光是不够的田中开灯,拿起黑色皮鞭,在雪白的屁股上用手爱抚。  快来打吧……  云绘的声音颤抖。  精一郎拼命的用手抓头。  皮鞭打在屁股上,发出轻脆的声音。  啊……  尖叫声在卧室里发出回音。  啪!  啊……  啪!啪!啪!  啊……不行了……这样打会受不了,啊我的屁股……像火在燃烧啊……  啊精一郎又用力的抓自己的头,啪啪啊……好……还要用力打……啊……我分开大腿……  在肉洞上也用力打吧!  皮鞭瞄准花瓣的肉洞继续抽打,雪绘又哭着扭洞屁股,快来吧。  田中脱光衣服上床,继续掌打屁股后插进去。  喂!精一郎,夹得很紧。  田中笑着说时,精一郎扔下怒骂两个人的话后夺门而出。  两天之后的星期六。  夜晚八点左右,自称是川边健的大学生带着女人来了之后,在客厅坐下。表示是田中的朋友,约好来这里喝酒。这个男人的眼神锐利,身材魁梧,很像黑道的人物。带来的女人之容貌秀丽,很有礼貌的坐着。  太太,威士忌比较好。  现在只有啤酒。  雪绘从厨房回答。  我去买吧。  女人站起来,很快的走出去。  川边叫雪绘。雪绘来到前面坐下时,川边从袋子里拿出东西,她看。  看到这个就兴奋了吧。  那是很大的浣踼器。  啊……我不要。  雪绘的验红了。  田中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所以你就放轻松一点吧。你把洗肠器拿在手里动动看,还是要马上露出屁股,给我看看喜欢男人的洞吗?  快别胡说了嘿嘿这样生气的表情真好看,田中说你很漂亮,果然不错,真想用叶子把你从田中那里交换过来,雪绘没有理会川边的话,只是说那个女孩是学生吗?  美术大学一年级,名叫桐原叶子。我给她吃下安眠药,把她弄到手的。  本来是很好的处女,可惜遇到我这样的坏蛋。  川边嘿嘿的笑时,有人从玄关走进来,好像是田中。结果进来的是精一郎……  看到川边健坐在那里,精一郎吓坏了。因为大学生的不良份子的头目坐在那里。  精一郎,你到这边来。  川边说完,抱住雪绘接吻。  就在这时,田中进来。紧接着,叶子拿着威士忌回来了。  川边这才放开雪绘说:拿酒杯来。  雪绘擦拭一下嘴,站起来,从厨房拿来酒杯放在每一个人的面前。  雪绘,把屁股露出来。  田中命令时,雪绘了起裙子,拉下三角裤,露出雪白的屁股。  不知羞耻。  精一郎说。  不要这样说。其实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雪绘美丽的脸颊红润。  酒宴开始后,川边让叶子赤裸的站起来。  叶子双手档在前面,泫然欲泣。川边怒吼时,叶子只好在房内走来走去,或把双手放在头上,露出阴户,扭动屁股走动,泪水滑过脸频,掉落下来,一副可怜的模样黑川边饶了我吧!  叶子说完便放声大哭开始折磨屁股了雪绘赤裸的抱住房柱,挺出屁股。用川边带来的浣肠器,注入三百CC的啤酒,田中慢慢注入,并且开玩笑的说:不要这样快就流出淫水了。  不要……  嘿嘿,还说什幺不要,你是最喜欢这样的。  川边做第二次浣肠。雪绘紧紧抱住房柱,额头上冒汗,精一郎,你看这个屁股很美吧。  雪绘发出哼声,如蛇一般伸出红红的舌头。  饶了我……饶了我的屁股吧……  注入完毕后,雪绘立刻离开房柱。  叶子立刻过来抱住房柱,挺出屁股,雪白的屁股留下红色的手印。  田中不发一言的将浣肠器插入肛门里。  啊……  叶子把手伸向后面,好像要拔出浣肠器。  你们为什幺喜欢玩弄屁股?真是变态。  叶子红着脸说。这是她能做到的最大抗议。  两个裸女就这样被带去厕所。在窄小的厕所里,挤满五个人。  先是叶子蹲下来啡便,雪绘替她擦拭。然后大家看着雪绘排便,叶子为她擦拭。  大家回到客厅,又开始喝酒,川边把赤裸裸的雪绘搂在怀里,田中抱的是赤裸的叶子,我还是觉得雪绘比较好川边笑着吸吮着雪绘的丰乳,有大学之虎绰号的川边,笑声也特别凶猛,雪绘再来浣肠一次川边命精一郎去拿啤酒不要再浣肠了雪绘说。  可是皮鞭打在乳房时,雪绘惨叫一声,做出狗趴姿势。  精一即,你看清楚!  川边说完,粗暴的把浣肠器插入肛门里。  啊……不要啦……受不了了……屁股会弄烂了……  当雪绘脸色苍白从厕所回来时,看到叶子采取狗趴姿势,田中在后面抽,叶子咬紧牙关忍耐痛苦,还扭动屁股配合男人的动作。雪绘也做出狗趴姿势时,屁股立刻挨了一鞭。  不要打了,快插进来吧。  雪绘高高抬起红红的屁股,说精一郎,你离开这里吧。已经看够了女人的身体了吧!,我还是觉得羞耻,你回房用功吧。  精一郎听到后,不知如何是好,慢慢站起来时,川边却叫他坐下。  肉棒从后面插入时,雪绘发出哼声。  雪绘,你比叶子好。  川边赞美雪绘的肛门。猛烈抽插时,肚子碰到屁股,发出轻脆的声音。因为川边的身材魁梧,雪绘的屁股显得很小,前后左右的摇动。田中射精。叶子的裸体无力的倒下去。  川边射精,雪绘也无力的倒下去我想喝水……精一郎……拿水来雪绘放弃推销员的工作,在一家名为SM帝国的酒吧当吧娘这里是会员制的特殊酒吧!金主是暴力团体的大角头,但自己不出面,一切都交由店长经营,店长当然也是流氓,名叫川边银二,是川边见的哥哥。  雪绘来这里做吧娘,当然是川边健介绍的。  这里的会员都有虐待狂,愿意付出巨额的会费,代价是可任意玩弄吧娘。在一楼的大厅饮酒作乐,看到满意的女人就带到二楼的秘密房间里。新面孔的雪绘,有了叫佐藤的客人。很热心的,每天晚上来指名雪绘。  四十多岁左右的金融业者,同时也是股东会的打手。雪绘间黑川义仙的状况时,他说那个人破产逃走了。已经不在日本国内,可能逃到台湾去了,因为和帮派的人物发生纠纷,生命有了危险。  他不在日本,雪绘不知为何,心里一阵寂寞。使她变成这样的女人,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但没有强烈的恨意,反而埋怨也不留下一句话就走了,心里产生奇妙的感觉。  任藤把赤裸的雪绘,用锁链吊起双手,在乳房上咬,欣赏雪绘的哭叫声,然后把电动假阳具插入阴户内。  啊……好……  雪绘扭动屁股,花蕊却是乾的,只是做出性感的表演而已。  佐藤在雪绘的双手臂被铁链吊起的情形下奸淫,临走时问道:你和黑川有关系吗?  只是金钱上的往来。  深夜,雪绘坐计程车回到家里,坐在暖炉边,一面喝威士忌,一面说:让妈妈变成这种女人,都是黑川义仙造成的。想起来就恨这个男人。  你撒谎精一郎说雪绘沉默了,然后含着泪说是,我在撒谎此时电话铃响起,精一郎拿起电话你是儿子吧。你妈妈回来了吗?我是川边店长。  雪绘接头电话时,川边银二说:条子开始动了。  只是一句话,雪绘就大致了解了。  有人告密了,刚才接到通知,在条子来搜查之前要湮灭证据SM帝国要关门了。  店长说完便挂断电话。  雪绘又恢复推销化妆品的工作。  三天后的星期六夜晚,雪绘疲惫的回家时,那一伙人又来喝酒。客厅里有叶子,也有田中。  雪绘坐下来说:今天晚上我很累,饶了我吧!  川边健笑着拍打雪绘的屁股。  叶子向雪绘打招呼。  好久不见了。  是……  这时候,川边把雪绘推到墙壁,用力拍打屁股。  啊……不要:……没有这样的心情。  雪绘这样说,但还是脱下裙子,然后改口说:不打赤祼的屁股就没有意思吧。  妈妈不要这样精一郎说道:没办法呀。请他们放过我,他们也是做不到的。  雪绘说完,把丰满的屁股送过去。  川边……打屁股吧屁股受到猛烈掌打,雪绘哼着扭曲屁股。  这时田中剥光叶子的衣服田中在叶子的耳边说几句话,叶子就来到雪绘的屁股后面跪下。双手拉开雪绘的屁股,露出肛门,然后用舌头舔。  啊……叶子……那里……啊雪绘的声音颤抖,叶子还是默默的用舌头爱抚。温柔的触感,使雪绘觉得肛门几乎要溶化。  啊……叶子……太好了……我的屁股真光荣……  听到男人说够了,叶子立刻停止爱抚。  雪绘突然转身,把湿润的花蕊露出来给叶子看。  叶子突然低下头,舔湿润的花瓣。  啊……太光荣了。  这时候叶子站起来,要求接吻。两个女人开始热吻。川边和田中一面喝酒,一面要两个人并排,好欣赏她们叶子小声说着:我现在离家出走,无法回去了,所以住在川边的公寓到了晚上,川边就会玩弄我的身体。﹂你好像越来越大胆了。  雪绘也小声回答。  这两个女人好像在搞同性恋,把我们都给忘了。  川边又命令精一郎,拿皮鞭打雪绘的屁股,精一郎表情紧张的拿着皮鞭抽打着,雪绘的屁股上立刻出现红肿的鞭痕  好……屁股又性感了……  我好难过。  精一郎扔下皮鞭。  这就是SM帝国的气氛。  雪绘用沙哑的声音说。  雪绘开始抚摸叶子的屁股。  把腿分开吧。  叶子稍犹豫后分开大腿。  雪绘低下头开始舔。  啊……  没关系,这就是我的回报。  雪绘着迷似的发挥舌技。  这是……SM帝国……  雪绘自言自语的说。  你也想干了吧。只是这样看也会受不了川边对精一郎说。同时用手指着叶子。  叶子看到后,立刻采取狗趴姿势。  精一郎,请吧……  我不想要你。  精一郎说。  川边和田中互望一跟,露出疑惑的表情。  难道是雪绘喃哺的说。  精一郎冲过去,抱住雪绘的裸体,雪绘顺从的摆出狗趴的姿势精一郎射精后,雪绘又趴在地上在座的人都没有说话,室内充满妖气我是性奴隶,要堕落下去。  那里没有社会,也没有生活,没有佛教,也没有基督教,只有黑暗的花朵,还有我的菊花蕾。